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我们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
地址:小勐拉漫秀开发区

电话:183-0691-0900

您所在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酒店,为“流浪汉”而生,却成为艺术家的灵魂居所

发布日期:2019-10-12


 
酒店,作为旅途中的停靠站,在给予人们庇护的同时,也将住客推向了一种孤立的状态。它们既可以是受欢迎的避难所,也可以冷漠得令人不安。
 
一方面,酒店的装饰布局都在力图打造宾至如归的亲切感;另一方面,又像囚笼般有着固定而明确的物品,而且它们显然不属于入住的你。如果是连锁酒店的话,那么无论位置在哪里,房间基本大同小异。
 
瑞士摄影师罗杰•埃伯哈德(Roger Eberhard)在一项名为“Standard”的摄影研究中提到了这一点,此研究探访了世界各地的希尔顿酒店客房,展示其规整却又令人不安的同一性。




 
酒店房间里的物品与我们没有私人联系,这一点恰恰是激发情绪的关键所在,特别是对于艺术家而言。
 
美国作家马娅•安杰卢(Maya Angelou)出行的时候喜欢在人迹罕至的旅馆房间里写作——当然,他不出远门的时候也会这么做。
 
塞缪尔•贝克特(Samuel Beckett)在把写作语言从英文转为法语之后下笔如有神,在法语中,Mère(母亲)仅仅是一个单次,不包含一丝情感和母亲的共鸣,这种没有情感附加的环境让贝克特得以自由、舒展地写作。
 
安杰卢亦然。
 
“进入陌生房间之后,我感觉自己所有的信仰好像都被暂时搁置了。”她在文学杂志《The Paris Review》中说道,”没有挤奶女工,没有鲜花,什么都没有。我只想去感受,感受周围的状态,然后当我开始工作的时候,我就会想起这些生活中的细节来。”陌生旅店的房间每天都会被打扫干净,回归原始的状态,不让住客留下他们曾经来过的印记。就这样,日复一日。
 



 
除了创作力,想象力也可以在这些房间里迸发出来。
 
通过隔音效果欠佳的墙壁,可以听到隔壁房间的声音和一些模糊的谈话。有的时候,陌生人之间甚至要共享一扇房门——一个充满神秘潜出的出入口。
 
那扇门的后面,那间看起来一模一样的房间里正在发生着什么呢?每一位客人都只是无限循环中的一个,他们每天晚上在枕头上休息,进入梦乡,就像之前无数人所做的那样。
 



 
法国导演阿伦•雷乃(Alain Resnais)和法国作家阿兰•罗伯-格里耶(Alain Robbe-Grillet)合作的电影《去年在马里巴昂巴德》(Last Year at Marienbad),正是在一家巴洛克式酒店内拍摄的。
 
这并非偶然。
 
电影里的无名角色穿过看似无穷无尽的走廊,像荷兰艺术家埃舍尔(Escher)画笔下的楼梯一样无限循环。电影奖多个拍摄地点串接在一起,通过剪辑技巧强化了许多酒店共有的、令人迷惑的特质。
 
你可能从电梯里走出来,机械地一栋脚步到房门前,尝试用钥匙开门,这时候才发现走错楼层了。
 



 
美国作家保罗•奥斯特(Paul Auster)的小说《布鲁克林的荒唐事》(The Brooklyn Follies)中的一个任务详述了自己对酒店的印象。
 
尽管他从来没有住过酒店,但小时候为其深深着迷。“酒店的唯一目的是让你感到开心和舒适,一旦你办理好入住手续,走进自己的房间,你所要做的就是提出一些合理要求,然后尽情享受。"他说道,“酒店代表了来自更美好的世界的承诺,它不仅仅是一个地点,更是一份机遇,让你有机会住进自己的梦里。”
 



 
这一承诺看起来有着丰厚的回报,但同时也伴随着一份忧郁。
 
虽然有些人可能在纽约的广场饭店(Plaza Hotel)长住,但酒店其实是为行走在路上的流浪者而生的。
 
住客们临时入住一间客房,很可能在其墙壁上体验到乌托邦式的希望,但当你离开时,你带不走这份希望,它会一直停留在哪里,留给后来者享受——然后再有他们将其留下。
 

 
你感觉不到其他人存在过,但你却知道他们真的如你一样在房间里走动,在窗台边驻足,目光投向窗外,由远及近或者由近及远地游移过。
 
酒店似乎是一层不变的,但因不同想象力的人,而产生千变万化的灵感与猜想。酒店于艺术家而言,无疑是美妙的空间。
 



 
美国时装设计师戴安•冯芙汀宝(Diane von Furstenberg)曾经说过:“当你走进一间酒店客房,锁上房门之后,你就知道,里面住着秘密,住着享受,住着幻想。”
 
酒店,永远是让艺术家着迷的场所,它有着周而复始的循环力,将无数故事、人物、回忆、时光卷入其中,不管人们是不是愿意,都将成为这个场所的一部分,即使从未提及,依然牢牢存在。这或许也是无数灵感创作者为之着迷的缘由。
 


网站地图